刘慈欣:《流浪地球》之后,讲述未来的N种可能性
2019-06-25 11:34


2006年开始连载《三体》的时候,刘慈欣并没想过,这部作品会在全世界掀起怎样声势浩大的科幻狂潮。更没有想过,多年以后在大家的口耳相传中,他会成为那个“单枪匹马,把中国科幻提升到世界水平”的传奇。

《三体》从2010年完更到现在,已经销售了近千万册。刘慈欣凭借它把雨果、银河、克拉克诸类大奖悉数收入囊中,吸引了雷军、扎克伯格等一系列大佬成为忠实粉丝,就连奥巴马都亲自索要《三体》手稿。

一部《流浪地球》,让大众对于科幻的关注再一次高涨,更让原著作者刘慈欣继《三体》之后,再次刷爆朋友圈。

为什么刘慈欣和他的作品会如此受关注?

也许,著名导演詹姆斯•卡梅隆和刘慈欣对谈时说的一句话可以做出解释:“科幻小说的细节太丰富了,有时候电影根本抓不住……如果把《三体》三部曲拍成电影,至少得拍6部。”

其实,除了科幻作品,大刘对于人类未来重大问题的看法,也受到各界大佬的格外关注。

一位刘慈欣的粉丝说:大刘最厉害的是,当人们都在埋头看手机的时候,他的一句话就能引领你的思想去到另一个世界。对一件事物最高的封赏,从来都不是波澜壮阔地堆垒辞藻、极尽美誉,而是让它本身成为现象,成为可以用来赞美别人的嘉奖。

大刘给人的致命吸引在于,他说的话永远是恰逢其时、恰如其分,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,刚刚好在你最需要听到的时候,他说了,然后你被一针戳心、醍醐灌顶。

他担心计算机技术继续发展让人类沉迷虚拟,从而不思进取,就像他在最近在喜马拉雅开设的音频节目《刘慈欣的思想实验室》里的直言不讳:

“人类最终很可能毁于自我灭绝,比如选择变成一个数字,生活在虚拟世界中。

整个人类最飞快发展的技术,其实是内向的技术。网络技术、IT技术让我们的文化越来越内向,以至于这样一天很快就会到来:我们只要一辈子封闭在一个房间里面,不用出门,就可以毫无困难地度过一生……”

在大刘的《流浪地球》上映前后,各行各业的人都开始关心科幻,刘慈欣说:“只有在科幻中,人类才是一个整体。如果说主流文学是你看着我、我看着你,科幻则是大家看着同一个方向,一个更远更辽阔的方向。

大刘关于《流浪地球》、太空探索、人类未来等热门问题的回答,我们为你整理了一份:

问:《流浪地球》还有扩展空间吗?

大刘:有。第一是故事开始的这个阶段,地球如何启航,如何建造地球发动机,这个是我最希望扩展的。第二个最能扩展的部分,就是地球这2000多年漫长的航程中,人类的社会是如何演变,如何进化的,这也是能够扩展的一大块内容。

问:带着地球跑不科学?

大刘:这是美学价值。科幻小说本身是一个文学题材,它有自己的美学上的追求。《流浪地球》把地球作为飞船,显然有它的美学价值。这个是在技术层面之外考虑的。

问:怎么理解《流浪地球》里的家园情结?

大刘:一种潜意识。《流浪地球》刚写出来的时候,有一位评论者说了一句话:我从你这篇小说中看到了很深刻的回乡意识。当时我并不认同,这是一个向太空深处孤独流浪的作品,哪来的回乡意识呢?但后来一想,他这句话说得十分有道理,这里面确实体现了一种深层的、文化上的、哲学上的回乡意识,而这种意识很可能是中国人所特有的。

问:什么品质在太空里最重要?

大刘:能吃苦。至少在早期或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,太空的生活是很艰苦的,而且充满风险。所以进入太空生活的人可能要把人类曾经有过、但已消失的一些品质再度恢复起来,比如大航海时代和更早的时候,人类身上所具有的一种品质就是勇敢,敢于冒险,能够吃苦,能够忍受恶劣的环境,同时具有集体主义的协作精神。

问:你去太空最想做啥?

大刘:到处走走。首先我当然想到地球轨道上看看地球什么样,然后到月球上去看看,然后再到火星上去看看,就是尽可去能多的地方,体验尽可能多的太空生活。

问:为什么现在太空发展这么缓慢?

大刘:不赚钱。大规模投入的那种太空航行,难以带来足够的经济回报。在今天重商主义的社会里,这是一个巨大的障碍。这个障碍如果不克服,我觉得真正的大规模得太空开发是不太可能的。

问:那为什么还要仰望星空?

大刘:地球迟早要完。我们呆在地球上,就相当于待在摇篮里,而这个摇篮它迟早会发生灾变的。从长远的未来看,太空开发的理由是很坚实的,地球只是太空中的一粒尘埃,我们守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世界上,它迟早会变得不适合于人类生存。


预约演示
价格咨询
联系我们
手机号有误
马上联系